炒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炒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世界对虾养殖现状-【新闻】肉兰

发布时间:2021-04-20 13:20:55 阅读: 来源:炒锅厂家

世界对虾养殖现状

据了解,厄瓜多尔全国175,000公顷养殖虾类面积中,有一半已感染白斑病。当白斑病被检测出后,虾类出口额立即由1998年之美金8.75亿元降到1999年美金6.05亿元,预估2000年出口额将不到美金3亿元。据厄瓜多养殖渔业部估计,虾病共造成美金11.5亿元之损失,厄国政府不得不宣布紧急状态,藉此让养殖业者申请税赋减免及利用油品盈余来挽救此一危机。据最新消息表示,厄瓜多的养殖场已经被6种不同的病毒所感染。

厄瓜多所发生之虾病危机,显示出虾类养殖已成为某些国家之主要经济活动,并很容易受虾病所干扰。但这个风险并未阻止其它国家投入虾类养殖或扩大养虾产业。

养虾国家日益增加

根据国际粮农组织资料指出,1984年仅33个国从事虾类养殖,但1989年已达51国,1996年更达60国。尽管有环境上不利之因素,甚至在养虾国家发生虾病之际,但基于养虾利润之诱因,仍有不少国家竞相投入养虾行列,例如阿尔巴尼亚、贝里斯、伊朗、沙特阿拉伯,甚至在以色列的沙漠及莫三比克都进行虾类养殖,致虾类养殖国家目前已达62国。

世界生产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最近的数据显示,经1995年到1997年缓慢发展后,1998年******养殖虾类总产量达111万公吨,是1985年产量的5倍。成长主因系某些国家扩张养殖的影响。尤其是中国,占了37.8%成长额度。1993年中国发生大量虾类死亡致产量锐减后,泰国以25万公吨之产量取代中国大陆成为世界******的虾类生产国。印尼则是世界第二大虾类生产国,但仅有15万公吨的产量,印尼若能走出民主化之痛楚,将最有潜力追上泰国的产量。

自1980年代初期后,厄瓜多尔成为亚洲以外之虾类重要生产国。1991年产量超过10万公吨,除1993至1994年间,因陶拉病毒症候群(Taura syndrome)致年产量减至8万公吨以下外,厄瓜多尔年产量持续维持10万公吨,而为全球第三大虾类生产国。2000年厄瓜多尔再因病毒灾害致虾类产量低于1993-1994年水准。目前中国大陆养殖虾类已自1993-1996年间之衰退中复苏,产量由数万公吨提升到10万公吨。然而1998年之产量仍不及1991年最高产量21.9万公吨的一半。

1993年和1994年菲律宾的产量超过9万公吨,是当时世界第三大虾类生产国,但自1994年发生夜光虫病毒(luminescent Vibrio)事件后,虾类产量剧减,1999年产量仅34,527公吨,远落后于越南和孟加拉等新兴虾类养殖国家之产量。另一虾类生产国印度,亦因白斑病毒之影响,致虾类产量由1993年的95,816公吨下跌至1999年之35,898公吨。

就养殖虾类之种类而言,1985年后草虾、白虾与中国对虾分别系主要之养殖虾类,其中尤以草虾之产量最多,几占全球养殖虾类之一半,次为白虾与中国对虾。惟当厄瓜多尔面临虾病困扰时,中国大陆虾类养殖之******复苏,使中国对虾的产量超过白虾。自1987年后,此三种虾类之产量占总产量80%以上,余为香蕉虾(P merguiensis)及印度白虾(P indicus)等。

泰国的复原

2000年泰国虾类养殖业蓬勃发展,据曼谷邮报报导指出,2000年泰国之虾类产量将达25万公吨,其中90%之虾类皆出口,此代表泰国虾类养殖已回复1994年之水准。目前每公吨养殖虾类之价格介于33万泰铢到35万泰铢间,致预估2000之虾类总出口值将超过美金20亿元。由于厄瓜多尔虾病事件致全球虾类供应短缺,泰国政府相当鼓励养殖虾类增产,利用内陆稻田的争议已获得解决,目前只可利用沿海各省之稻田从事虾类养殖。

泰国虾类养殖业者已学习去对抗、处理病菌感染之问题。在购买虾苗和种虾前,广泛的运用聚合酵素链反应(PCR)、温度和盐分之急剧改变等方式加以过滤病毒,祇有强壮的虾苗才会被留存下来,其次养殖水在入池前一定要先经过静置之处理程序,以保持水质。此外泰国渔业部门也发展并鼓励使用封闭式再循环系统,以达成零排放之目标。此一系统系利用喂食过滤器移除有机微粒和海藻以减低优养化,藉长臂水车在池中的摆动,使悬浮微粒最后均沉淀在水池中央,并在池中设置底网避免养殖虾类进入沉淀区,此一生产方式,可使虾类生长期缩短至四个月或更短的时间。若发生大量幼虾死亡,标准做法是马上采收,而非试着用************来挽救。

目前泰国之虾类养殖业者仍以******虾来作为种虾。由于对优良种虾的强烈需求,******种虾之行情每只高达250美元,若系来自边界外,每只价格更高达美金500元。目前虽有三到四个单位正从事有关培育及选种之工作,但并无******之成效。

大型养殖场的危机

1997年亚洲货币危机时,印尼盾剧烈贬值,除对印尼政府造成冲击外,也直接影响印尼之虾类养殖业。当印尼盾贬值至历史新低时,养殖业者因获利颇丰,致持续或扩大养殖规模。但是当印尼盾转而升值时,养殖户因为池边价格的下降而遭受损失。除货币问题外,自由化和透明化之要求,也深深影响位于苏门答腊有世界******虾类养殖场之称的Dipasena公司之发展。

位于南邦(Lampung)之Dipasena公司与位于巨港(Palembang)之Wachyuni公司,皆属商业巨子Syamsul Nursalim所有,该公司之养殖土地面积达5万公顷。

就Dipasena公司而言,其有18,000个2,000平方公尺之(塑料内衬)养殖池。这些养殖池借着1,600公里长的灌溉系统来运作;Wachyuni公司则有7,200个养殖池。亚洲货币危机发生后,Wachyuni公司转而建立大型养殖池。据报导,每一个新式养殖池为1.8公顷,且由该公司直接经营以半集约方式经营以半集约方式经营,取代以往由养殖户经营之方式。目前已有300个养殖池运转,另有900个养殖池已经完工,将于近日内开始营运。

在核心资产的概念下,公司之契作养殖户经营养殖池,该公司则经营核心设施包括12个育种池(每池可提供6,000万尾虾苗)、1个加工厂、饲料场及2个电厂和养虾技术等。在1990年代初期至中期,每个养殖户向公司支借一亿三千万印尼盾(约折合美金65,000元)以购买2个养殖池和住房,尔后再藉出售所生产之养殖虾来偿还。此外,Dipasena公司也提供了生活的基本开销,契作之养殖户就像领固定薪水之员工。依计划,8年内养殖户便可藉虾类养殖收入来还清贷款。

对于Wachyuni公司3500个和Dipasena公司9000个契作之养殖户而言,公司提供每户两个养殖池,并提供有关教育与医疗相关支持,是个理想的方式。但1997货币危机后,Wachyuni公司发生财务危机。养殖户发生暴乱,燃烧公司部分建筑物。在民主化浪潮影响之下,养殖户要求公司之财务状况更加透明化与较佳的收购价格。所幸在巨港首长调停下,状况迅速回复正常。1999年后期,Dipasena公司之契作养殖户知晓,渠等之负债已由13亿印尼盾升高3倍达39亿印尼盾时,愤怒的养殖者拒绝工作,并占领了南邦首长办公室,要求该公司负责人Nursalim应自行解决此一巨额之债务。

养殖户们相信该公司以高价提供他们虾苗、饲料和其它投入,并以低于市场30%之价格收购其生产。但该公司宣称因受货币危机影响,其债务始如滚雪球般激增,并表示,在公司9000个养殖户中,只有200个不满的养殖户不愿复工。

Nursalim先生本身也处于财务危机。Dipasena公司是由其所属银行BDNI提供资金奥援。当BDNI银行与其印尼银行一般发生倒闭危机时,Nursalim将Dipasena公司抵押予印尼重建银行(IBRA)以偿还美金25亿元之债务。然而,IBRA认为Dipasena公司只值4亿美金。

截至目前为止,Dipasena公司和养殖户间的问题仍未获得解决。据 Dipasena公司内部消息指出,巨港首长支持养殖户的要求,至该公司所提之方案始终无法为养殖户接受。目前养殖户仍可由Dipasena公司取得虾苗和饲料来源,该公司亦续提供电力与维持灌溉系统之运作。但养殖户已不再将虾类卖给该公司,而系像一般之经营者,将生产之虾类卖给出价较高的其它买主。

在经营状况颠峰时,Dipasena和Wachyuni两家公司之生产总量达16,000公吨到19,000公吨虾类。目前Wachuyuni公司的生产量仅达其原先产量的40%。

白斑病毒的扩散

自1990年初期后,白斑病毒成为亚洲大部分地区的主要问题。最近在亚洲地区所爆发之白斑病毒系在印度主要的虾类生产区,喀拉拉省。印度海洋产品出口发展局(MPEDA)担心病毒灾情可能使该省虾产量减少60%,而此造成印度虾产量将不及原先预估计9万公吨之一半。

某些时期,菲律宾是没有受到白斑病毒的侵袭。部份的原因是因菲国对******活体甲壳类的管制非常严格。然而1994年时,内格罗斯岛(Negros)中部的两个大型商业养殖场却因白斑病毒致大量死亡,菲律宾渔业局立刻在六个主要的虾类生产局,实施围堵及排除性计画。包括安装PCR之检测设备和训练病菌检测人员。到目前为止,没有传出其它重大灾情。

厄瓜多尔虾类的死亡代表着白斑病毒不再仅局限于亚洲地品与草虾。事实上,1999年1月时,已在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和瓜地马拉首次发现白斑病毒侵袭。1999年中,灾情蔓延到秘鲁及厄瓜多尔。就如同厄瓜多尔一般,秘鲁80%之虾类养殖场受白斑病毒侵袭,虾类出口值由1997年美金6,700万元及1998年美金7,100万元下跌至1999年之美金3,266万元。1999年底时,50%以上的养殖场营运停摆,甚至于面临关闭。为维持养殖场之生计,秘鲁渔业部特别核发许可执照准许养殖吴郭鱼,以规避1991年考量吴郭鱼养殖可能威胁亚马孙盆地生物之多样性而禁止在该国东部养殖吴郭鱼之禁令。

值得注意的是,白斑病毒最先是发生在1995年美洲大西洋岸之虾类养殖场,而非太平洋岸之养殖场。病毒来源也许是虾类加工厂从亚洲感染地区进口之原料虾。稍后灾情蔓延到南卡罗来纳州的大型养殖场与目前之墨西哥锡纳罗罗亚(Sinaloa)与索诺拉(Sonora)两大生产州。当厄瓜多尔养殖虾类衰退之际,其它南美洲国家持续发展其虾类养殖。凭着辽阔的土地资源,巴西被视为未来重要的虾类养殖国家之一。预估2003年巴西虾类产量将增加至90,000公吨,远高于1998年之虾类产量3,920公吨。联合国粮农组织目前正帮助巴西提升其农渔业生产,而虾类养殖即是优先发展之项目。另一个快速发展之地区是气候恶劣的沙特阿拉伯与伊朗,两国虾类养殖发展模式不尽相同。在沙特阿拉伯邻红海之三家大型公司,借着阿国政府提供之财政诱因,从事虾类养殖;伊朗则由政府主导虾类养殖之进行。

虾类养殖对沙特阿拉伯并不陌生,早在1993年沙国便有养殖之记录,一位名叫阿巴拉(Albalaa)之工程师将养殖技术带进沙国。其在1980前往菲律宾访问时,其友人告知,其设于A1 Gassim之吴郭鱼养殖场是可行的养殖方法,但须克服红海地区水质之高盐份问题。为解决此一问题其雇用两位前东南亚渔业发展中心(SEAFDEC)的员工,在A1 Lith从事实验性孵化与养殖虾类。令人惊喜的是,靠近叶门边界的养殖场,即使在盐份高达40ppt的情况下,草虾在入池4至5个月后仍可成长至30克重。据此20公顷之实验性养殖场因而设立。在1990年代中期经由红海养虾公司(RSPC)之协助,养殖场面积扩张到100公顷,以每平方公尺20尾幼虾的投入,平均可有3至4公顷的收成。为争取更多资金以扩大营运,阿巴拉先生组成国家养虾公司(NPC)。但当该公司仍处发展初期时,******虾病造成大量虾类死亡,红海养虾公司所产之虾类因白斑病毒而大量死亡,致暂停营运。据了解造成虾病原因之一可能是养殖池进水口与排水口过近,且没有处理排放污水设备的缘故。目前,国家养虾公司在原先A1 Lith养殖场10至20公里外,新建一个3,000公顷之虾类养殖场,也许是基于上次之经验,该公司此次投放虾苗之比例远低于半集约养殖场之投放量。

第二家沙国虾类养殖公司是由沙国政府所属渔业公司之红海养殖场公司(RSSF),该公司位于Gizan省之A1 huraida,养殖面积约1,000公顷,所养草虾及印度白虾大都出口至美国与日本市场,据悉该公司一半的养殖面积系作为处理进出水之用地,其年产量约为1,500公吨。

第三家公司至及吉兰农业发展公司(GAZADCO),该公司养殖场位于Gizan省邻近叶门边界之A1 Sawarmah,虽该公司可建立更大型之养殖场,但目前仅以400公顷虾类养殖场作为开端,供应养殖场所需用水之水道正施工中,另有五个小型养成池及一个孵化池已实验性运转。

据报导,1998年沙国虾类总产量为1,689公吨,是1999产量890公吨的2倍。由于红海养虾公司之虾病灾害,预估1999年与2000年虾类产量将低于1998年之水准。就伊朗而言,在联合国粮农组织与联合国发展计画协助下,伊朗当局已在邻波斯湾Khuzestan、Bushehr、Homuzgan与Seistan-Baluchistan等四省选定适合发展虾类养殖与孵化之地点,每一选定地点之养殖总面积约500到3,000公顷间,每一养殖场之面积为20公顷,并统一提供电力、供水与排水系统与联络道路等设施。两伊战争的退役军人和幸存者可优先分配这些养殖场,孵化场则由有兴趣的公司或个人自行经营,惟其不得同时经营养殖场。主要养虾种类为熊虾(P semisulcatus)与印度白虾(P indicus),惟目前印度虾已成为养殖主流,因养殖业者改用伊国自制饲料后,熊虾生长受到影响,致养殖户转而以养殖白虾为主。1998年伊朗虾类总产量为890公吨,预期2000年伊朗将自2,467公顷养殖面积中,取得约3,947公吨之虾类,所需之6亿尾虾苗则来自23个孵化池。目前伊朗当局重新评估除目前20公顷大小之养殖池外,是否应推广较小或较大规模之养殖场以达到最适宜之养殖规模。

吴郭鱼,养虾业之新盟友

即使在盐份高的水中,吴郭鱼也能够繁殖,东南亚大部分之盐水养殖场都有养殖******吴郭鱼,主要莫三鼻克吴郭鱼,吴郭鱼因杂食而与虾类争食或追捕虾类,致过去养殖业者总用尽办法驱除池中的吴郭鱼。然而,目前吴郭鱼已成为养虾业者的好帮手。据报导,厄瓜多尔利用吴郭鱼与虾类混养成功的解决养殖池水质问题,并藉吴郭鱼清理养殖池池底,在池底形成益菌而提升产量。印尼在1996年至1997年亦确认吴郭鱼对虾类养殖的效果,混养吴郭鱼使虾类生产增加15%,FCR病毒也下降15%。

菲律宾虾类养殖场深受夜光虫病毒(luminescent Vibrio)侵袭,然而借着养殖适量的吴郭鱼可有效降低夜光虫病毒含量。位于Negros之菲国养虾公司即技巧的投放3,000公斤之吴郭鱼于养虾池内。借着养殖吴郭鱼,每公顷虾池之草虾总产量达3至4公吨。

东南亚渔业发展中心之养殖部门在Dumangas咸水养殖场采取不同的吴郭鱼混养方法。将吴郭鱼限制在养殖池中心的栅栏内,并设有沉淀物收集设备,此外用以供水的蓄水池亦养殖吴郭鱼。藉此养殖方法,每平方公尺放养25尾虾苗于0.9公顷养殖池,每公顷可得到4,465至5,379公斤虾类。东南亚渔业发展中心与菲律宾渔业与水产资源局亦合作将虱目鱼与吴郭鱼共同混养或是改用虱目鱼取代吴郭鱼来处理夜光虫病毒问题,并获致良好结果。菲国某些业者亦采用吴郭鱼与虾类直接混养的方式,而不局限在箱网内。业者先放养虾苗于养殖池内2至3周,再置入吴郭鱼。虾类存活率会因吴郭鱼可能捕食而降低至15-20%。然而,相较过去因虾病而无法采收之状况,吴郭鱼混养方式已让业者感到满意。虽然草食性之虱目鱼亦可达到相同之效果,惟高密度虱目鱼养殖需额外的机器以供应足够的氧气,致生产成本会有所增加。据东南亚渔业发展中心之专家表示,养殖池中若有其它鱼类,不限定为吴郭鱼,将有助于益菌的生长并排除坏菌的产生。

未来展望

30多年来虾类养殖已成为全球的现象,但目前仍未有突破现存虾类养殖密度之科学发展。大部分种虾仍来自******捕捞而得,鱼粉也仍是养虾饲料之主要成份,而虾病亦仍是养虾产业******之威胁。除养殖技术无突破外,来自环保团体之批评压力,也让大型商业养虾场面临严酷的考验。

虽然目前已有一种驯化之蓝虾(P stylirostirs)已上市,但蓝虾产量占全球养殖虾类仍为草虾,并依赖******之亲虾或种虾。即使目前孵化场已成功培育出虾苗,但因成本之考量,商业性养殖乃选择采用******之亲虾或种虾,白虾与中国对虾亦有相同的情况。经济考量似乎是商业化草虾驯化之症结所在,而非技术上的问题,据AQUACOP经验显示,数年前大溪地由于欠缺亲虾,致研发出藉由******虾种之驯化来解决之问题。

由于******亲虾价格逐渐高昂,再加上倘能控制虾类之基因即可有较佳之产量,因此目前各界更努力从事降低驯化与选种之成本。其次自从虾病成为虾类养殖的主要危机后,具抵抗病毒的能力之种虾成为选种的目标。但目前无人能确定此一目标是否能够达成。首先系如何测量抵抗病毒之能力,事实上某些科学家质疑一个可以抵抗病毒的虾种可能也是病毒之带原者,若不能妥善做好控制,恐将危害******虾种之生态。然而,快速的生长率是可以预测的,生化技术如基因之改变,将被用来培养快速成长之虾类。同时,虾病也有其它处理方式,目前PCR技术已被广泛用以检测病毒,据泰国经验显示,若虾苗经适当筛选,将可有效降低其生产风险。此外利用immunostimulant以降低感染病菌之能力也正在研究中。另一值得注意的方式是藉由增加虾类的益菌以避免其受到其它害菌之侵袭。

倘鱼粉仍能保有其成本优势,鱼粉将持续作为虾类之主要饲料。但供民众消费之鳀鱼与缘鳕较其制成鱼粉有利可图时,鱼粉之供应将发生危机,因此找寻鱼粉替代品的声浪正逐渐高涨,而此又是生化科技可派上用场之处。

与虾类养殖有关之环保议题包括两方面,其一为红树林之破坏;其二为养殖场排放含有化学物质与有机物之废水。目前大多数国家均有保护红树林之意识,另依资料显示,红树林地区亦非最适合发展集约式虾类养殖之地点。不过除非红树林生态已全部恢复至环保人士满意之程度,否则保育红树林之议题将持续成为环保人士之焦点。第二代饲料之发展已让养殖场的排水问题得到部份的解决,据泰国渔业部之经验显示,零排放(封闭式再循环)系统似乎能解决排水问题;东南亚渔业发展中心在菲律宾养殖场之测试亦出现相同的结果,因此环保饲料的发展将可有效提升再循环系统之效能。

随着健康意识的抬头,未来全球虾类市场将可近一步扩充,只要虾类市场仍然活络,养殖虾类将持续成为诱人的行业。生态议题也将持续发烧,不过倘此议题无法对生产者之收入产生影响时,生态问题将仅是一学术议题,因为养殖之投资系依可计量的数字作为基础。

气动排泥阀

上海电动阀门公司

倒流防止器

上海阀门定位器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