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炒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龙宝寺的传奇故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30:53 阅读: 来源:炒锅厂家

在宋朝的时候,白露村里有哥俩,老大张大对,娶了个媳妇黄氏,老二叫张大道,娶了娘子陈氏。两个媳妇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

忽然有一天夜里,张大道说肚子疼,没等到天明,两眼一瞪见了阎王。

一家子感到死的太突然,村里人也觉得奇怪,一个壮壮实实的一个人,说死就死了,这里头必定有点说道,有几个人来到城里告了状。

仵作来验尸,验来验去,什么也没验出来。张大对没法只好把弟弟埋了。等第二天早晨起来,张大对见弟妹的房门开着,这是怎么回事?他叫了两声,听不见答应,走到屋里一看,呀哈!倒退了两步,弟妹躺在地上,血淋淋的,有尸无头,他心里别提多害怕了,哎呀叫了一声,一口气赶不上来,就舍身子一挺倒在地上了。

黄氏听见丈夫叫了一声没动静了,慌忙跑过来,看见这一情景,也一阵眼黑,头晕脑涨,她还能挺住,就出去喊地保,张罗着到城里报案。

乡亲们听说大道媳妇被人杀了,一个个胡乱猜疑,说宝龙寺和尚法青不正经,和大道是干兄弟,凶手八成是和他有牵扯。

张大对醒来听见这话,就商城把法青给告了。法青原是山东人,吃喝嫖赌样样好。有几次醉了酒,摸进了一家财主的闺房里,把闺女喊叫起来,他心里一急,拿刀子把闺女给杀了,害怕官府捉拿,就逃到这个地方来了。他一不会做买卖,二没有手艺,靠什么吃饭呢?以前学过几手拳脚,就走村串街,摆个场子打拳卖艺。

这一天正打到兴头上,有个轿子走过来,大人见他武艺不错,小模样长得挺好,就落下轿子,问是那里人。他张口编瞎话,说是老家遭了灾,父母老小给大水淹死了,没法生活,就出来逃难。

这官是本朝的八千岁下来私访,见他没着落,就说:“这样吧,我以前许过愿,要进佛门伺候上神。你无依无靠,不如给我当个替僧,到龙宝寺吃斋念佛,就当是我出家,一切由我照料,不会亏待你。”

法青眼下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又怕官府拿他治罪,能顶八千岁的名份出家,到是件好事,就满口答应了。他跟着八千岁到宝龙寺去见方丈,给他剃了头,起个法名叫法青。

法青当和尚,恶狗不该吃屎,经常偷偷摸摸混出寺院,干些不规矩的事。老方丈知道后把他训了一顿,法青不服气,我是八千岁的替僧,愿意嫖就嫖,你凭什么管我?

有一天晚上,老方丈被人杀了。法青就领着和尚们报案,说是有贼要偷金佛,害了方丈,县官知道法青是替僧,上有门子,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胡乱说个贼寇行凶,把案子结了。

法青回来当了方丈,没人敢管他了,他只要没了事就出寺院,在村边上游逛,看见女人就挤眉弄眼。有一天碰见张大道,俩人说了句话,觉得对心,法青把大道让到后堂里,越说越近乎。张大道是个交朋友的人,就和他结拜成干兄弟,法青长大道两岁,就当了大哥。

今天,法青听说张大对告他杀了人,就带上些金银,暗暗去见县官。县官害怕八千岁的势力,说张大对诬告良善,把他关进大牢,什么时候抓住凶手,什么时候放出来。

张大道暴死,陈氏被杀,张大对又坐了大牢,平平安安的一个家,叫恶人害的光剩下一个黄氏,他像打散的鸽子,没着没落。前思后想,咽不下这口气,正在这时侯,听说包公来这里巡察,又跑到城里递了冤枉状子,告法青害死弟弟弟妹,还勾结县官,陷害丈夫张大对。

其实,张大道两口子正是法青杀害的,第一次,张大道约法青来家里叙话,法青一见陈氏,心里扑通通一阵乱跳:我的天,长得这么好看!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标志的女人,这不是嫦娥下凡到他家吗?大道好福气,让这葱皮一般的嫩、天仙一般的小娘子陪伴我一夜,死了也不冤枉!

贼人有了不良的念头,回到寺里就打主意。张大道又来喝茶聊天,就往杯子里下了毒药,张大道回到家里就暴死了。

干兄弟死了,法青来吊孝。他回龙宝寺的时候,陈氏心想:干哥哥来吊孝,不能冷了人家,就送他走出门口,还满着情味看了他一眼。

看这一眼可不要紧,乱子可来了,法青本来就没安好心,这功夫见陈氏主动送他到大门口,还满有情味地看了他一眼,一下子把他的魂儿勾飞了,美的他只抓脖梗儿,以为陈氏对他有意,回到寺里,坐不稳,歇不下,光想着天黑,想着陈氏的小模样。

眼睁睁地熬到二更天,法青脱了袈裟,穿上黑衣服,带着一把刀子,窜到村里,也不讲朋友义气了,到大道家门口,推推街门插着,翻墙过去,到了陈氏房前,屋里还点着灯,手指尖蘸口唾沫,往窗纸一捅,捅了个窟窿,睁一眼合一眼往里一瞅,陈氏正坐在炕上,低头掉泪。

灯下看美人,越显得迷人三分,法青吸了口气,轻轻拍拍窗户,叫弟妹开门。半夜叫门,陈氏吓得一哆嗦,听听声音是和尚法青,知道没安好心,不肯开门。法青等不及了,抽刀,几下子拨开门栓,闯进屋里。

陈氏见他闯进来,脸色一下子变了,气乎乎地说:“你要干什么?”

法青笑了笑说:“弟妹心里清楚,何必还扭扭哒哒的?常言道;花开花落常常有,人过青春无少年。弟妹肯送我大门外,送个媚眼叫我来,我要是违了弟妹的好意,心里实在不忍。”

陈氏说:“你一个出家人,和大道又是干弟兄,我就是你弟妹,可不该想出这猪狗不如的念头,你赶快走开,要不我就喊人了!”

法青进屋时还满心高兴,好像飞到了漫天云里,指望着今夜成了好事。听了陈氏这么一说,又好像一下子掉到冰窟窿里,那股子美劲跑的一干二净。他嗖地抽出刀子,明晃晃横道陈氏的鼻子底下,说:“敢哼一下。我就叫你人头落地!今天晚上痛痛快快答应我还算罢了。要是惹恼了我,叫你家大大小小都死到刀下!”

陈氏想跑,被他堵住门口,没办法就指点着他骂开了,骂的他脸上青一阵紫一阵。他干脆仍下刀子,双手抱住了陈氏,拉拉拽拽按到了炕上,

陈氏挣不脱,又不甘心被他糟蹋,急得没法,找了个空子使劲咬了一口,疼的法青猛一哆嗦,陈氏就势要跑。法青一见就急了,抓起刀子,向陈氏的脊梁上一扎,刀子从他后背穿到前心,陈氏张张嘴,哇!吐出一口血。一头栽到炕上。

陈氏死了,他两眼不合瞪着法青,满脸委屈。法青喘了两口气,也眨了眨眼睛看她,灯影里越看越着迷,咬咬牙绷綳嘴,咔嚓一刀,把陈氏的脑袋切下来了,撕下她的裙子包住,肩上一背,回到了龙宝寺。

法青回来后,打开包袱,拿出人头,越看越爱看,法青有八千岁这棵大树护着,胆子越来越大,什么老包公,他吃的是赵家的饭,当的是赵家的官,我法青是赵家八千岁的替僧,量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法青想错了,包公可不是势利小人,他接了黄氏的状子。思量过来掂量过去,琢磨了一层又一层,,觉得状子写的有条有理,事事相投,就问黄氏:“捉奸要双、捉贼要脏,你告法青行奸杀人,有什么证据?你说他勾结官府,什么为凭?你弟妹的人头如今有落在何处?”

仙战怀旧版破解版

女神联盟无限钻石私服

变形金刚地球之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