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炒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不配做你男朋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56:54 阅读: 来源:炒锅厂家

在那处灯光昏暗的路口,他们最后一次同走,没有牵手,也没有挽留。

俊懿沉默着,他双手插袋,眼神黯淡的垂下头,看似平静的脸庞跟在女孩身后走。

露灵走在前头,她紧握着颤抖的双手,嘴角划过的那丝失落,像是把一切都看透。

停下脚步,他们沉默的站在路口,露灵没有继续往前走,她微微撇过头,最后一次端倪,良久,她淡淡的笑了,看着俊懿说,是我太过天真,终究还是没能把你看透。

俊懿附和着浅浅一笑,一句话没说,表示认同。

最后一次,不过一米的距离,却让两颗心无法再紧凑,那种遥远,就像被隔离到世界的两个尽头。

冰冷的语气,淡漠的神情,都将气氛冻结,把过去伤透。

曾经多少次,多么相爱的镜头,在这个充满回忆的街口,曾经多少次,他们幸福的牵着手,走过这个甜蜜的路口。

露灵缓缓的转过身,望着微弱的街灯抬起头,轻轻的说,就到这里,你走吧!

她努力的让眼泪不要往下流,尤其是在俊懿的面前,她不希望,他会嘲笑,或是内疚。

望着露灵的背影,明知她看不见,俊懿还是微笑着点点头,依旧平静的,转身而走。

那个瞬间褪色的十字路口,留下了最凄美的伤口。

这是一场最安静的和平分手,没有吵闹,也没有挽留。

回到一年前,他们匆匆邂逅,在这嘈杂凌乱的街头。

那时候的俊懿像只无缰的野马,游荡街头,聚殴闹事,没有理想,没有抱负,也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当俊懿冲出人群,转进十字路口,撞倒露灵的那一刻,他们的命运就从平行线走到交集的一瞬间。

那一刻,露灵跌坐在地,望着面前那张俊秀的脸庞上流淌着鲜血,一半是心疼,一半是心动。

她甚至想都没有想,为他不顾一切的挡下了身后砸来的木棍,然后倒进他的胸膛。

那一刻,俊懿望着臂弯中柔弱却坚强的身影,仿佛忘了身上的伤痛,一半是感动,一半是心动。

幸好,俊懿的同盟及时赶到,才幸免了一场不敢想象的血腥画面,他没有丢下她,而是把她送到附近的医院,然后一直忐忑不安的守在病床头。

也许没有多少邂逅会如此惊心动魄,但缘分还是让他们走进了彼此的心里,很快,很突然。

出院之后,他们成为朋友。

那是一种不易看懂的缘分,但他们相信缘分,相信感觉,更相信自己的心。

当俊懿再一次陪着她走到这熟悉的十字路口,他停住脚步,轻轻握起她颤抖的小手,认真的望着她说,我想做你男朋友。

她的小鹿乱窜,她的脸颊通红,她只是微微的抿着嘴角,轻轻的点点头。

那时候,露灵还在念高中,是个心事纯洁可爱聪慧的小女生,而俊懿,虽然比她只大一岁,却步入社会已很久,在众人眼中,他就是个不务正业的问题少年,而他不时增添的大小伤痕也证明了这一点。

他是个街头喽啰,有一大帮的兄弟和一大把的义气,他重情义,无论是谁出事,无论多大的危险,他从不肯置身事外,更不曾退缩。

他的身边没有安宁,甚至不够安全。

几乎没有人看好他们,也没有人祝福他们走到最后。

每次,当俊懿为了兄弟打抱不平出手相助的时候,露灵在电话的那天,总是心惊胆战,总是吓到泪流。

每次,当俊懿嘴角挂着淤青,还要牵强的笑着说不痛,露灵的心就像被火烧,那种心疼,不敢说,不敢碰。

每次,当俊懿牵着她的手,温柔的笑,幸福的走,她总会偷偷的蹙眉头,她好担心有一天这温度会从指缝中溜走。

他们一直相惜相守,尽管每天都会迎来心惊胆战,但却彼此越爱越深。

终于,俊懿在群殴中受了重伤,被送进了医院。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露灵双眼红肿的守在床头,她哽咽,她摇头,她哭着请求,请求他,不要再让她这么心疼。

他沉默,却比她更痛,他都懂,他只能抚摸她的泪痕,掠过一丝心疼,内疚的说,对不起,我不配做你男朋友。

露灵将俊懿紧紧的抱着,拼命的摇头,即使什么都不说,她也能懂,她都能懂。

整整一个月,俊懿才康复,这一次,他真的伤的很重。

出院没多久,他们一同牵手走在久违的街头,却意外的遇见了俊懿的前女友,一个年龄与露灵相仿的女孩,精致的五官,撩人的衣着,从头至尾的鲜亮,不折不扣的颓废非主流,她叫诺诺。

她翘起十公分的高跟鞋,撅起红润的双唇贴上俊懿的脸,丝毫不屑的眼神,瞥过露灵的脸。

俊懿推开她的同时,露灵也颤抖的放开了那只紧握的手。

这个诺诺的眼神让露灵瞬间受伤,她不懂,她不安,她紧紧的捂着心口,撕心裂肺般疼。

俊懿抱着她,心疼的吻过她的额头,将她拥入怀中,一边厉声呵斥着那个女孩,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滚!

诺诺却不肯走,她哭着抓着俊懿的手,苦苦哀求,俊懿哥哥,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诺诺还爱着你,真的爱你……

那断断续续的声音,那锋利的字字句句,都沉重的扎进露灵的心口,她挣扎着要走,她捂着耳朵想逃避所有的声音,但俊懿的抱得很紧,一点点都不想放她走。

最后,俊懿甩开诺诺的手,那一沉重的摔倒声,让人听了会觉得心疼。

俊懿拉起露灵的走离开了那个路口,不管她怎么挣扎,怎么反抗,都不肯松手。

他们依靠在校园的篮球架,露灵的泪水还在流,俊懿才松开了手,略带抱歉低下头说,对不起……

露灵沉默不语,她知道这不是他的错,不能怪他,可她确实生气,确实难过。

俊懿的脸庞闪过失落,他垂下眼皮,开始回忆,开始陈述那段有关于诺诺的过去——

和诺诺交往,是在认识露灵之前。

诺诺是个很漂亮也很好强的女孩,尤其她那双无邪的大眼睛,的确打动过不少男孩,但实际上她抽烟,吸毒,泡吧,甚至被学校开除,离家出走,因为她个性好强,所以她没有朋友,还常常在外面得罪很多人,她脾气倔强,就算落魄街头,也不受施舍,至于认识她,是在一间天伦皇朝的酒吧里,看见她一个单薄的身影被很多不良青年包围住,他们对她调戏,嘲笑,甚至欺侮,她大叫着让他们滚开,却逃不出来,而打抱不平的俊懿就带了一些人,进去明说诺诺是他的女朋友,才把诺诺解救了出来,然后,受到惊吓的诺诺就一直抱着他哭,再然后……

可是后来,很快的,俊懿发现他们的性格并不和,诺诺性格太过偏执,凡事一意孤行,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她心思过多,不肯安分,一直到,他亲眼看见,她抱着别的男人,站在街头热吻,当俊懿上前冷漠的擦肩而走时,她又拼了命的拖住他,哭着祈求,甚至下跪……

但永远都不可能了,俊懿抬起头,其实,我一直都把她当妹妹,一个需要人关心,需要人保护的妹妹,只是,一切从一开始就乱了,现在,也无法再回到原点,呵。

听到这,露灵也抬起头,她轻轻的埋下脸,贴上他的心口。

她明白了,现在,她只想这样,静静的抱着他。

校园内曾经有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就是他们这样相依相偎的画面,那么美。

可是,美好的事物终究不舍得停留太久,露灵的父母知道了他们的恋情,也听说了,俊懿是个社会喽啰。

他们极力反对,露灵还是学生,本不能谈恋爱,更何况,和她交往的那个人,还是个不务正业的问题少年。

出于父母的压力,露灵的行踪也受到限制,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大摇大摆的牵着手游荡在街头,更不能无忧无虑的相依相伴到日落尽头。

甚至,露灵的父母要为她办理转校。

那一次,好不容易见面了,他们依靠着坐在公园的草坪,闭上眼睛,舒缓着疲惫不堪的心。

你爱我吗?露灵问。

嗯,爱。俊懿轻轻的应。

真的爱吗?露灵又问。

嗯!俊懿的语气越加坚定,萧俊懿很爱王露灵!很爱很爱!

呵呵……露灵笑了。

傻瓜,你笑什么?

因为我也爱你……

……

本来,露灵还想问,你能不能为我改变一些?或者,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继续浪荡?

但她还是没问,她还是相信,如果俊懿真的爱她,总有一天,他会改变的。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尽管有些辛苦,但露灵和俊懿都很坚强的挺过来了。

直到一天,俊懿倚靠在校门口,见一个男生骑着单车载着露灵,从眼前闪过,两人有说有笑的画面,让俊懿愣住。

只是,露灵并没有发现俊懿。

见面的时候,俊懿忍不住问,你们学校是不是也有很多男生喜欢你?

露灵听着,有点小得意的一笑,是啊!呵呵,你怎么知道?!

俊懿笑着捏捏她的鼻子,你还得意了?

接着一笑而过,没有再多问。

后来,俊懿会常常看见那个骑单车的男生载着露灵回家,当然,他也会有嫉妒,以及愤怒。

当俊懿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将他拦下时,那个男生倒显得不甚吃惊。

他很镇定的望着俊懿,突然开口,你就是露灵的男朋友吧?

当俊懿猜想着这一切肯定是露灵告诉他的时候,他又开口说,我叫肖鹏,是露灵的好朋友。

你明知道露灵有男朋友,还每天载她回家,是什么意思?俊懿掀起他的衣领,难道说,你没把我放在眼里?!

我和她家顺路,加上我们是好朋友,载她一程,应该不犯法吧?他扯回领子,瞪着俊懿,还有,难道你不知道,露灵的父母是坚决反对你们交往吗?

那是我的事!俊懿挥起拳头,要是再让我看见你靠近她,你就死定了!

你们是不会有结果的,如果你坚持要跟她在一起,你只会害了她!

你说什么?!俊懿一拳挥了下去,想找死吗?!

就算你今天要打死我,我也要说!肖鹏擦去嘴角的血迹,从地上站了起来,你知不知道?露灵是名校的保送生,是她父母毕生的希望,可是为了你,她现在要放弃念名校的机会!可你只个街头喽啰,你根本给不了她幸福!如果你真的有点良心,你就不要毁了她!

什……什么?俊懿傻住,拳头停在了半空。

露灵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这些,就连她父母反对他们交往,她也只是说,现在是冲刺阶段,所以父母不允许谈恋爱。

他突然明白了一些,愣在了原地。

你最好想清楚,以你的能力,能给露灵多大的幸福?!难道,你真的想她为你放弃所有,跟你一起浪荡街头,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如果你不爱她,就请赶快放手,如果你爱她,你就更应该放手!

滚!给我滚!

等到肖鹏离去之后,俊懿才瘫软的跌在了地上。

他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是那么自私。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爱过了头,竟然忘了自己的身份,忘记自己只是个没有任何前途的喽啰,他拿什么?以什么名义给她幸福?!

也许肖鹏的话是对的,他的爱只会毁了她。

不!不可以!俊懿一遍遍的重复,绝对不可以!

……

周末的晚上,俊懿约露灵到第一次见面的地点,步行街的十字路口。

露灵雀跃的从后面抱住了他,轻轻的说着,我好想你。

接着,另一边走出一个高挑的身影,露灵一抬头,愣住了。

是诺诺,她忸怩的走过来,挽起了俊懿的手,亲昵的喊着,俊懿哥哥。

俊懿一言不发的沉默着,任由诺诺搂着他的脖子贴进怀里,娇滴滴的声音不屑的瞥着露灵。

露灵愣在原地,她不知所措,只是俊懿以往不同的冷漠令她害怕极了,她好像察觉到,俊懿变了。

俊懿?俊懿……露灵哭了,她望着俊懿,颤抖着喊,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俊懿强装出冷漠,只是轻轻的说了句,对不起……

然后搂着一脸得意的诺诺,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想了很久,最后他想明白,他爱她,所以他要她幸福,他给不了,所以他放手。

寂静的夜,露灵伤心欲绝的跌坐在地上,望着俊懿离去的背影,她的哭声划碎了半个星空。

那一夜,下雨了,很大很大的雨,露灵一直在雨中坐着,她不肯走,她说,他一定会回头的。

可是,俊懿一直没有出现,最后她还是倒在了雨中。

肖鹏及时刚到,把她送进了医院,她一直在梦中喊着俊懿的名字,直到梦醒之后,看见的是肖鹏,她又接着哭,然后,又哭到精疲力竭的睡着……

一直到她出院,俊懿都没有出现,一次都没有。

她望着天空嘲笑,她的心彻底伤透。

而躲在墙角的俊懿,望着憔悴的露灵,他默默泪流,同样的煎熬,同样的心痛,却是无法言语。

没有人知道他的想念有多沉重,多少个夜晚,他失落的抚摸着那藏在抽屉里的照片,照片里,那两人看似幸福的面孔,如今已被他的泪水灼伤,渐渐泛黄。

他害怕她不够幸福,他担心她还很难过,他依然偷偷的守在校门口,强迫自己看着那道刺痛心脾的画面,强迫自己看,一直看到她让另一个他牵起她的手。

他只能对自己说,对不起,对不起……

终于,露灵考上了那所众望所归的名校,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在孤独的街头,露灵再次感触着这一年来的回忆,背着那么多的伤痛,一个人静静的走,俊懿突然出现,站在路旁,隐藏住所有的心疼。

只想最后一次陪着她走,走完那个十字路口。

骑战三国h5游戏

剑舞乾坤

霸王大陆手游

血饮屠龙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