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炒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子欠6万校园贷款毕业后竟成流浪汉

发布时间:2021-01-07 22:23:46 阅读: 来源:炒锅厂家

王超

21岁的秦磊,是今年6月刚从重庆某专科学校毕业的大学生,但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背负着近6万元债务的欠债者。这笔“还不起”的债,是他上大学期间,在数家校园借贷平台欠下的,本金、利息加上高额的逾期滞纳金,已经让他、乃至他所在的农村家庭,同时被甩离正常的生活轨道,陷入泥潭无法自拔,毕业后竟然陷入了流浪汉的境地。

近年来,各种网络借贷平台开始在各大高校流行,虽然贷款额度不高,但是手续简单,办理方便。而毕业生秦磊的借贷还款经历,也许能让各界对诸多名目的校园网贷做出一些思考。

【催款】

一天接数个催款电话,父亲手机直接崩溃

秦磊(化名)在电脑上登录网贷平台账户查询借贷情况

已经连续几个月了,46岁的秦家祥(化名)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给多家校园借贷平台打电话,平均每月电话费300多元,这是他之前电话费的十倍。他打这些电话,就是为了搞清楚儿子究竟借了多少债、还欠多少钱。

今年5月,一家网贷平台的催款电话首次打到秦家祥的手机上,对方告诉他,其子秦磊在该平台有几千元债务已出现逾期,并产生滞纳金,对方催促他尽快还款。秦家祥一头雾水:“债务逾期?滞纳金?”,他以为自己遇到了诈骗电话。

其实,在接到催款电话前,儿子秦磊已给他打过电话,称自己在网贷平台上借款欠下1万多元债务,希望家人能先借钱帮忙解决,自己工作后赚钱还款。秦家祥认为儿子在欺骗他,“你今天说欠了1万多,我借钱帮你还了,明天你又说欠几万,难道我又要借钱帮你还?”电话里,秦家祥很生气,直接拒绝了儿子的要求。但后来接到催款电话后,他这才确认,儿子确实瞒着家里贷了款。

秦磊事后说,自己当初并非欺骗父亲,自己当时在多个借贷平台上的借款有1万元左右即将逾期,实在无力偿还才向父亲求助,其余未到期借款等自己毕业找到工作后再尽快偿还。

求助父亲未果,秦磊在各大网贷平台的贷款陆续出现逾期。紧接而来的,是个别网贷平台线下催收团队的全面启动……催款团队以不同的形式,开始直接给秦磊的大学辅导员和其父亲打电话催款。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曾联系上秦磊的大学辅导员,他表示确实接到过催款团队的电话,但他不愿多谈论此事。

“有时候一天要接到几十个电话,都是催款的,我都不晓得他到底在外面借了多少钱。”秦家祥说,8月25日,一家来电显示为北京的座机号码打到秦家祥手机上,对方自称是催款公司人员,在电话里让他尽快帮儿子还款,并称会将秦磊欠款的事情告知其老家的村干部,让秦家臭名远扬。秦家祥听后顿时和对方在电话里吵开,并互爆粗口。“你们(贷款平台)当初给他贷款的时候,为什么不联系我,现在他还不上了,来找我有什么用?”秦家祥愤怒地挂掉电话,但随后,手机又开始频繁接到各种骚扰电话和垃圾短信的轰炸,导致其红米手机直接崩溃。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曾联系到这家催款公司,对方承认是受秦磊曾借款的“期待乐”网贷平台所托,对秦家进行催款,但对方并未透露具体内容。之后,秦家祥打电话向期待乐公司投诉此事,之后便再未接到骚扰电话。秦家祥提供的证据显示,秦磊在“期待乐”平台上有一笔5556元的借款,但剩余1800余元本金一直未还,目前已产生6000元左右的逾期滞纳金。秦磊后来解释说:“当初是因为借贷平台还款系统出现问题,导致自己一直无法按期还款,后来因逾期滞纳金的事情一直未处理好,该笔借款便一直没还清。”记者也曾致电“期待乐”官方电话,工作人员称目前已经与秦家祥协商处理此事,接下来会给秦家祥本人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秦家祥表示尚未接到任何回复。

当时,21岁的秦磊并不知道父亲被诸多电话催款的遭遇,因为他当时正在重庆街头流浪。

【流浪】

晚上睡公园,曾5天没钱吃饭

按正常的轨迹,秦磊目前应该找到一份工作,即使工资不高,但至少可以暂时养活自己,并逐渐从父亲手中接过家庭的重担。但现实情况却是,他现在已经躲债一个多月,就连家人也无法随时联系上他,更不知道他的具体行踪。除非,他愿意主动联系。

8月25日,记者曾在QQ上短暂联系到秦磊,他当时恰好借旁人手机上网,他反复谨慎地向记者确认其父是否知道记者的身份,聊过几句后便匆匆下线。秦父此前提供儿子QQ号码时便提醒记者,“陌生人他(儿子)不会加,怕是催账的。”

记者再次收到秦磊的消息,已是26日下午6点。8月27日一早,按照事先在QQ上约好的时间地点,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终于在重庆某地见到秦磊,21岁的他看上去有些憔悴。此前,他已在外流浪了二十多天,前一天下午刚在一朋友处借到几百元现金,“接下来先找份工作,尽快还债”。

多日的流浪,其实就是“躲债”。秦磊就读的是重庆某专科学校,离校前,他1200元贱卖了笔记本电脑,然后还了同学500元欠款。但6月17日离校那天,秦磊走得并不光彩,有朋友告诉他,当天有债主(在当地人处借的1500元)在校门口等他,秦磊闻讯赶紧联系了一辆出租车到校园里接自己匆忙离开。之后,秦磊拖着行李在永川城里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一晚上几十块,还是太花钱,只能住一晚旅馆,睡一晚大街,这样老板会允许我把行李暂时放在旅馆里”。白天,秦磊在永川街头转悠,在保持不会被债主找到的高度警惕中,他试图努力找一份能够管吃住的工作,未如愿。一周后,秦磊搬离小旅馆,用亲戚寄来的500元钱在学校附近租下一月租房,继续寻找一份管吃住的工作,亦未能如愿。期间,因无钱吃饭,秦磊两百元卖掉了早已停机的手机。7月底,在拖欠一周房租也未能找到续期的房款后,秦磊只好将行李打包暂存房东处,带着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离开,开始流浪生活。

这可能是秦磊一生中“最落魄”的日子。一天吃两顿饭,晚上躺在公园长凳上睡觉。“最长的一次是5天都没怎么吃饭,饿了就去公厕水龙头喝几口水,有时候步行到城郊农户家要点食物。”秦磊后来实在饥饿难忍,便到此前上学常去的一烤鱼店吃饭,最后借老板手机给朋友打电话借钱,饭毕,他将并无现金但装有身份证的钱包抵押给老板,自己带着银行卡去附近银行取钱,但钱并未及时到账,秦磊也不好意思再回餐厅拿回钱包,他后悔当时该留一个老板的电话,以便说明情况。8月27日,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前往烤鱼店帮秦磊拿回身份证时,老板吴女士对秦磊当晚的印象仍是“走得很快,显得有些匆忙,如果他当时说没钱,我们也不会要他的身份证,一顿饭算几个钱嘛。”

流浪期间,秦磊也想过找一份工作,但却无通讯工具、吃住也无法得到解决,他只能找发传单等兼职,一天下来能挣几十块钱,但这样的“好事儿”不常有。8月上旬的一天,身上仅剩几块钱的秦磊,鼓起勇气再次给父亲打电话求助,他估算了一下身上的现金,除去一两块钱电话费,还能留几元钱第二天早上吃馒头。

电话通了,但父子俩再次为钱的事情发生争吵,秦磊担心通话时间太长产生的电话费太多,他让父亲回拨电话但遭到拒绝。“这次通话的时间接近两个小时,两个人在电话里好像一直为钱的事情争执。”80多岁的公用电话老板王大爷回忆,秦磊当时看上去有些落魄,但是其父亲始终没答应寄钱,以至于秦磊最后无钱支付电话费,只能给自己出具一张50元欠条,“我当时在电话里给他(秦父)说‘你儿子打了电话没钱给’,他却让我报警。第二天,他又打电话来道歉,说接下来会把钱还给我”。

“七八万多块钱去哪里借?谁给你借这么多?你疯狂地不断地去借是什么意思?每个月还八千都要还一整年,还不说这其中的利息……”秦稼祥后来在QQ上责问儿子。

秦家祥说,现在一听到儿子提钱的事情就心烦,“我不想他联系我”。而这一切“烦恼”的根源,始于秦磊2013年的首次网络借贷。那么,能惹得父亲如此大动肝火以及秦磊四处躲债,他到底贷了多少钱?又为何要贷这么多钱呢?

【借钱】

网络借贷手续简单,无需家长签字

秦磊来自巴中农村,家庭经济并不富裕,家里吃着低保。2013年,经过一轮复读后,秦磊仍未如愿考上理想中的大学,他报了重庆一所专科学校的与财经相关的专业。大学,是秦磊第一次脱离父母的近距离监管。

秦磊说,因为自己比较调皮,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母亲便回到老家照管自己和妹妹上学,自己平时也很少和同学出去玩,放学必须按时回家。但秦磊自言自己其实是个“比较贪玩的人”,以至于远离家乡到重庆上大学让他觉得“出来后就轻松了”。秦磊的大学生活费是每月800元,但父亲秦稼祥说,800元生活费多数时候是分两次寄给儿子,一是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二是担心儿子没有自控能力,乱花钱。秦磊告诉记者,自己的生活费与同学相比,十分普通,身边很多同学每月生活费1000多元,而自己知道家里的情况,未曾多要。“我没想过跟他们攀比,当时也根本就没有这种心思。”秦磊说,大一时,自己主要靠在外做兼职补贴平时的生活开销,和同学外出吃饭,大多时候也是同学付钱,不过这常让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

2013年年底,一次偶然,秦磊在兼职QQ群里知道了大学生网络借贷平台,他当时恰巧要和同学去成都玩,便第一次在一款名为“贷贷红”的网贷平台上成功借款3000元,但成都之行并未花光3000元,他将余钱存进了银行卡里。“每月还几百块钱,利息也不高,当时在外面做兼职,还起来没有压力。”秦磊说,当时网络借贷并不麻烦,只需要填写自己的学号、手机号、身份证号、辅导员和家长的联系方式,不需要家人签字。

记者登录一家网络借贷平台的官网,至今仍能看到类似的表示:“……凭学生证即可在线办理, 在线购买, 简简单单几分钟搞定……”秦磊注意到,几乎从他在网贷平台上借到第一笔钱开始,各种名目的网贷小广告开始陆续在校园出现,地点包括宿舍楼、食堂周围、校园广场甚至到厕所墙上。

【消费】

钱来得太易,经常出去吃饭、K歌

网络借贷的方便快捷,加上自己做兼职一月也能赚取数百元,这让秦磊觉得钱来得太容易。秦磊提供给记者的借贷记录显示,整个2014年,他在网上陆陆续续有过两三次小额贷款消费,“主要是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才在网上借钱,并且每期都按时还完”。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此前一直过着“紧张生活”的秦磊手头宽裕了很多,出去吃饭、K歌等高消费的次数随之增加,有时候玩得太晚,就直接在校外开宾馆住宿,此外,秦磊偶尔还会和朋友结伴到周边城市游玩,加上平时抽烟、上网,秦磊一月的花费达到两千元左右。秦磊就读大学附近的烤鱼店老板向记者证实,秦磊此前确实经常和同学到店里吃饭,一顿饭下来的花费在数百元不等。

在熟悉网络借贷平台的操作流程后,秦磊本人甚至也通过兼职帮人办理网络借贷以赚取一两百元不等的中介费。2014年寒假,秦磊回到巴中老家,当时父亲正在家里养伤,看着家里的窘境,秦磊告诉父亲,自己可以通过兼职赚钱养活自己,不再需要家里寄生活费了,年后开学,秦磊只在家里拿了100元路费。“家里确实有一年半没给他寄生活费,我以为儿子真能养活自己了。”秦稼祥并不完全明白儿子口中的“P2P”兼职(网贷业务)是什么意思,但他告诫儿子“千万不能干违法的事情。”

回到学校后,秦磊没再找家里要生活费,平时除了上课,他全身心投入帮人办理网络借贷以赚取中介费。秦磊说,2015年暑假,他放弃了帮人办理网络借贷的兼职业务,去成都应聘一家新生的网络借贷平台代理,尽管吃住算下来花费几千元,但该代理最后并未做成功。尽管如此,秦磊的高消费生活“已成习惯”,依旧经常外出吃饭,和朋友K歌,去网吧打游戏,购买游戏装备等等。“养成习惯了,改不了,我的自控力很差,理财能力也不行。”秦磊说,他当时的经济条件还不错,截止2015年上半年,自己通过做兼职,银行卡上的存钱有1万多元。

秦稼祥以为,儿子靠兼职养活自己,或许真的就此可以缓解家里面临的经济困境,但他没想到的是,儿子已经习惯了的网络借贷生活,也为秦家后来的梦魇埋下了伏笔。

【还贷】

借贷还贷,欠款越来越多

第一次让秦磊感到还贷压力,是在2015年下半年。

秦磊自称,当时帮成都一位朋友转卖两部苹果6S手机时被骗走9000元,该说法得到当初从秦磊手上收购手机的一位商家在电话里的证实,“所谓的苹果6s手机是假的。”秦磊事后找到朋友,但对方一口咬定是他自行将手机调包,由于没有足够的证据,秦磊只好“自认倒霉”。至此,先前兼职攒下的上万元存款所剩无几。秦磊说,因为自己当时帮人办理贷款兼职的业务减少,又没再去找其他兼职,手头经济愈发吃紧,也没敢再进行高消费。在秦磊的一位大学室友印象中,秦磊大概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很少和同学一起外出吃饭和玩耍。

秦磊没跟家人提起缺钱的事情,他觉得“自己有能力处理好眼前的事情”。目前的证据显示,正是从2015年10月份前后开始,秦磊开始频繁在一款名叫“分期乐”的网贷平台上借钱,其消费记录显示,秦磊有过多次现金借款,另外还包括手机充值、网络游戏充值、购买手机等消费。秦磊说,手机充值、购买手机等消费其实也是为了套取现金,主要是用于平时的正常生活费开销,以及偿还网贷平台上当月到期的欠款(大约1000元左右),秦磊后悔当初有余钱的时候没有提前将这些欠款还清,“当时想到能赚钱,每月按时还就是了,现在没钱了,就只有靠借贷还钱”。

不过,越来越多的借款,让秦磊的还贷压力陡增。秦磊回忆,自己在分期乐借贷平台上的借现金以及套现的总额应该在1万元左右。

秦磊在分期乐借贷平台上的还款记录显示,从2015年11月到2016年3月,每月的还款金额都在2000多元,其中12月份的还款金额突破5000元。秦磊解释说,这是因为他在11月份通过现金借款和套现的方式换取生活费,以及用于偿还在该平台当月已经到期的欠款。

“在网贷平台借贷的利息并不高,比如说借1000元,服务费也就20块钱,但如果你没有按期还款,就要产生高额的滞纳金,还会影响个人在网贷平台上的信誉。”秦磊说。记者查证发现,各个网贷平台的逾期滞纳金计算方式并不一样,以“分期乐”网贷平台为例,滞纳金费用的组成包括逾期还款违约金(每期应付未付款项x0.05%x违约天数)、催告费用(每期应付未付款项x0.5%x违约天数)及其他合理费用(每期应付未付款项x0.45%x违约天数)。

2016年1月初,在先前偿还了5000余元借款后,秦磊再次陷入经济困境,眼见接下来又有一笔2000余元的借款到期。秦磊第一次选择了“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还贷。1月6日,秦磊在达飞网贷平台上贷款4900元,这笔钱除了用于偿还分期乐网贷平台即将到期的借款,他还报了一个专升本培训班,并留下部分钱当生活费。按照秦磊的想法,专升本也是父母的期望,但遗憾的是,专升本计划最后失败。

【沦陷】

周息30%借钱还贷,各网贷平台全部逾期

随着新增了在达飞网贷平台上的借款,秦磊每月总计需偿还的借款将近3000元,这笔钱对于他而言,就像一座大山,时刻压在他的头顶。

今年3月,眼见两家网贷平台将出现逾期产生滞纳金,秦磊再次慌乱。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有借贷中介在QQ群里向他伸出了橄榄枝,称可通过借贷宝平台发放借款,秦磊感觉抓到了救命稻草。

秦磊介绍,在借贷宝平台上借款与其他平台借款不同,是出借人与借钱人多是线下沟通,私下约定好按照周息30%(或25%)借款,一周后还清,然后双方在借贷宝平台上完成交易。3月26日,秦磊在借贷宝上找人按照约定的周息30%借到2000元,拿到这笔钱后,他赶紧去还其他借贷平台上即将到期的贷款。

秦磊说,由于借贷宝平台所允许的年利率只能在0—24%之间,如果自己与出借人按照约定的周息30%发起借款,借款金额为1000元,那么出借人会先通过借贷宝平台上与自己达成一个1000元的“借款欠条”,接下来,出借人会先转300元到自己的借贷宝账户,但自己必须马上将这300元通过支付宝或借贷宝账户私下(不产生“借条”)还给出借人,之后,出借人再转700元到自己的借贷宝账户,此时,两笔金额相加总计1000元,双方在借贷宝平台上完成本次借款,但自己实际到手的只有700元。

秦磊说,在借贷宝上借钱还贷,是自己最后悔的一个决定,因为利息太高,而自己短时间内无法及时还款,逾期将同样产生额外费用。根据借贷宝平台上的《借款协议》规定,如果借款逾期,将视还款日的次日为宽限期,宽限期将以年化24%的利率计收罚息,超过宽限期后将按照“截至当日未偿还借款本金、利息与罚息之和x0.1%/天”的标准支付基础逾期管理费,如果76天后仍未足额偿还本金、利息和罚息的,将按照第76日未偿还借款本金、利息、罚息与基础逾期管理费之和x30%征收特别逾期管理费。此外,在借贷宝平台的“逾期后处理”还提醒借款人:该平台建立了庞大的催收系统,包括催收管理中心、呼叫中心以及遍及各省市的催收团队,其中就包括“高压电话催收”以及向借款人的熟人好友推送其违约记录等等。

对此,借贷宝平台客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借贷宝平台本限制的最高年利率是24%,是在国家法律允许范围之类,如果年利率超过24%,借钱人与出借人将无法发起借款,而出借人与借钱私下约定了更高的利率,平台本身无法进行监管。

逾期,秦磊不敢,他更觉得,“这笔钱本来就是是自己借的,应该还。”之后,秦磊不得不另找借款人通过借贷宝平台上借更多的钱来填补先前借的本金以及私下约定的高额利息,如此形成恶性循环,债务向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到了5月初,秦磊在借贷宝上的借款达到30多笔,金额从100元到2500元不等,共计3.6万元,目前已偿还2.4万元,剩余18笔逾期借款,本金加上逾期费用共计1.8万元左右。秦磊说,1.8万中的本金只有1.2万元,而1.2万元里实际到手的只有七千元左右,但这部分钱基本上都是用于偿还该平台此前的贷款。期间,他还曾找到诺诺镑客和玖富网贷平台借款近1万,用于偿还分期乐、达飞以及借贷宝上的贷款。

看着越来越多的债务,秦磊被彻底击垮,再也不敢继续在网贷平台借钱还贷,紧接着,先前另外5家网贷平台的借款陆续出现逾期,并开始产生逾期滞纳金。

终于,秦磊开口向父亲求救。

【未来】

借钱还款,尽快回到正常生活轨道

“当时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以为自己能赚钱,很快就能把这些账还清,但是没想到越陷越深。”秦磊一脸懊悔。

偶尔,秦磊会借朋友的手机登录QQ,瞬间弹出诸多催款信息。“欠了这么多钱,其实我自己用的可能就1万5左右,其他的钱基本上是用于偿还借贷宝上找私人借的贷款和利息了。”秦磊当着记者的面,登录几家网贷平台,细算了一下自己的借款账目,截至目前,在各大平台陆陆续续的借款总额大约在10万元左右,除去先前自己还掉的部分,目前欠有6万元左右债务,其中包括2万元左右的逾期滞纳金(管理费)。

现在,秦家小女儿马上要上大学,面对逼来的数万元债务,全家束手无策。秦家祥说,妻子没有正式工作,自己平时供养两个孩子上大学已经非常吃力。2013年,他在做零工时,不小心造成右小腿粉碎性骨折,随后感染成慢性骨髓炎,多次住院手术治疗,治病前后已经花了十几万,很多钱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

秦磊说,自己平时和家里人沟通比较少,在前期欠债并不多时,如果及时告诉家人,也不至于进入借贷还贷的恶性循环,在网贷圈子里越陷越深。“现在想,当时脑袋短路了,以为自己能解决,后面才发现不可能,造成今天这样非常后悔。怪我自己不务实,我想尽快找一份工作,锻炼自己吃苦耐劳,也给自己一段时间反省以前的人生。”秦磊在发给父亲的QQ聊天中这样说。

目前,秦家父子很想解决这一身债务。“儿子欠的钱,我们不是不想还,而是实在还不上。”秦家祥说,他希望能够通过一些正常的渠道,比如借贷平台能否在一些逾期滞纳金和利息上视情况协商减免一部分,签署一些具体偿还金额和约定时间等协议,或给他一些机会,让儿子回到正常工作状态,靠自己的双手来赚钱还清这些款项,“实在不行,他们只有去把他(秦磊)告了,但那更拿不到一分钱”。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曾致电借贷宝客服,对方表示借款人与还款人私下协商的高息借贷,借贷宝平台无法对此进行监管,不过,还款人可保留相关证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类似事情。记者拨通秦磊曾办理借款业务的一家平台官方电话。客服人员在电话里热情介绍,说记者(以“在校大学生”身份打电话)在该平台注册后,只需提交学生证、身份证以及家人联系方式等信息,就可以办理一些借贷业务。

发稿前,秦家祥给记者发来一条消息,让转告给秦磊:“做事先做人。凭空想、异想,早迟都要栽跟头的。”

门槛低、放款快的信用贷款

平安银行-新一贷

宜信-宜人精英贷

渣打银行-现贷派

友信-秒贷

《你可能从未想到它们,会挡在你贷款路上的13只拦路虎》 关注“融360房贷”(fangdai123)微信号,回复“武松”教你打虎秘籍,轻松贷款。

济南正规男科医院

南京皮肤科医院排名表:治疗银屑病比较好的方法有哪些?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蒋王庙街电话_南京鱼鳞病怎样治疗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皮炎初期的护理注意事项是哪些

治疗白癜风哪家花的少 白癜风患者要学会缓解心理压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