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炒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国痴情故事白薇与杨骚为何纠缠了那么久

发布时间:2021-01-06 11:22:53 阅读: 来源:炒锅厂家

民国痴情故事:白薇与杨骚为何纠缠了那么久?

白薇,为爱情,低到尘埃里。痴情的一生,悲惨的命运,孤独的结局……对于这样一个女人,说不清是该可怜还是可恨了。我想,太过痴情的女人,结局往往多凄凉悲怆。可能一切都是注定的,白薇逃不过命运的安排,可悲、可叹。

上世纪30年代,凡被鲁迅关照的女作家,很少有不红的,白薇(原名黄彰、黄鹂,别号黄素如,1894年生于湖南资兴)便是其中之一。白薇认识鲁迅之后,很快走红文坛。经鲁迅提携,她的剧本《打出幽灵塔》发表在鲁迅主编的《奔流》创刊号上,她的独幕剧《革命神受难》也发表在鲁迅编辑的《语丝》杂志上。

可这个被称为“仙女”的美丽作家,却遭到了当年几个实力派女作家的轻视。特别是当年红极一时的张爱玲,相当反感别人把她与白薇相提并论。白薇流传下来的照片不多,照片上的她,不见得倾国倾城,但也还是美的。可是,纵观白薇的一生,不得不说,她把自己过得糟透了。

当过童养媳,逃离包办的婚姻,被婆婆咬断脚筋,独自游荡在日本,在那里做过佣人,经济的压力让她体弱多病以及精神抑郁。1924年春天,白薇与杨骚相遇在日本。

她比他年纪要大,他称她素姐,她叫她维弟。那时,白薇为爱出逃,落下一身伤病,一颗玲珑心,千疮百孔,她称自己是“三无”女人:生无家,爱无果,死无墓。杨骚因初恋情人凌琴如琵琶别抱,而深陷失恋的泥潭,痛不欲生。同是天涯沦落人,他们像两只寒号鸟,在异乡的凄风苦雨里,相互依偎取暖。

杨骚说:“我觉得你和我是偶然被幽囚在同一的紫色绢帷中的白鹅鸟:我在里面盲目地热情地飞舞,叫;你也是。因此,大家生出一种同情,而爱,而怜,时时吵架时又和好。”白薇呢?她感觉自己像一条落岸的鱼,突然有了水滴的滋润,所以便死死地缠上去。“我十二分的想你。凄凄切切地,热泪如雨滴。我的心痛极了,天天哭上三四回。我只想看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看;我只要爱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爱……”

二人的感情急剧升温,以至于到了如火如荼急风暴雨般的地步。这样的痴痴缠缠,这样的烈火烹油,杨骚只觉得烈焰灼灼扑面而来,这时,他突然害怕了。他走了,不辞而别,欢如朝露的日子,刹那间,又成寒雨秋霜。

20年的痴缠

杨骚回到杭州后,方告知白薇:“十二分对不起你,没有和你告别。”他劝白薇:“莫伤心、莫悲戚、莫爱你这个不可爱的弟弟。”他还坦承他仍深爱凌琴如。没想到,一个星期后,白薇出现在杭州,出现在西湖葛岭,他的暂居处。此时的杨骚正在烦闷,没钱没事业,看见白薇来了,像暴怒的狮子,大声呵斥痛骂,留下一句:“别跟来,三年后再来找你。”扬长而去。可生活不只爱情,在这里,白薇没钱交房租,没钱还药费,甚至没钱吃饭。后来,她卖掉了一部诗剧作品,才摆脱困境。

杨骚回到了老家漳州,白薇的信件追来了;接着,杨骚逃到新加坡做了一名穷教员,白薇的信依然追来了。她不绝如缕地诉说着自己的相思,而杨骚对白薇这般深情感到十分痛苦。

他给了她一封信:

“我是爱你的呵!信我,我最最爱的女子就是你,你记着!但我要去经验过一百女人,然后疲惫残伤,憔悴得像一株从病室里搬出来的杨柳,永远倒在你怀中!你等着,三年后我一定来找你!”

这样竟然也行!!

1926年,白薇从日本经由香港回国,这一路颇为不太平,她先是在香港被偷了东西,靠抵押手表换得去广州的盘缠。而后到了武汉,白薇的一部剧本被人骗走。她于是生了一场大病。而在这时,杨骚回到国内,与白薇再次重逢,于是照例地,他又撩拨她的心,白薇接受了他。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声称要经历一百女人的男人,却把不名誉的病也带给了她。

1928年,白薇与杨骚照了结婚照,发了请帖,定了酒席,准备结婚。婚礼当天,杨骚就做了落跑新郎,连面儿也没露。得亏是白薇,这要是遇到周芷若,上天入地也要找到他,给他一个九阴白骨爪。

婚没结成,她以凌厉之笔对杨骚大加讨伐。1933年,白薇把自己和杨骚的情书合集《昨夜》卖给出版社了,火焰般的爱恋终于还是结束了。关于白薇这段时期的生活,《妇女生活》曾如此记载:“三五天的断炊是常事,有时突然发病,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不但茶水无人照应,并且还要等到偶尔来访的客人替她设法筹送药费。实在的,医药费对于她的负担太大,这重担快将她逼进坟墓去了。”

1938年,杨骚白薇重遇,杨骚又犯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文人病,他满怀内疚及感动地对白薇说:“往日全不知道爱你,现在才开始真正知道爱你了。”朋友们也希望他们能握手言和,重拾旧好,结为伴侣。也许,哀莫大于心死,白薇对爱情心有余悸,历经千帆,她断然拒绝重归于好。

当然了,白薇拒绝了杨骚后,过几年又后悔了。可惜,现实中出现童话的概率实在太小,爱固然重要,但人必须生活。杨骚在觉得今生与白薇修好无望的情况下,于1944年6月与当地侨生陈仁娘结婚,生儿育女,过着稳定的家庭生活。

白薇再没有恋爱结婚,自我放逐到北大荒和新疆,贫困、疾病和失败的爱情让她的情绪很差,脾气坏到极点。晚年的白薇住在北京和平里一个居民区里,独间单元,房子里摆设简单,陈旧而杂乱。1987年8月27日,白薇终于走完了坎坷悲苦而漫长的一生。她孑然一身,没有遗产,没有丈夫,没有孩子,也没有亲人,印证了多年前她的自我判词:生无家,爱无果,死无墓。

白薇与杨骚之间的情感纠缠了20多年,终究是无言的结局。爱慕白薇的男人不是没有,她却在一份吃力的爱情里,耗尽了一生。功利地说句:她的文学成就,她身后的名声,没能配得上她所受的苦难。

生物治疗癌症费用

干细胞注射有危险吗

北京301医院nk细胞怎么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