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炒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隔壁的房间里有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9:52 阅读: 来源:炒锅厂家

啃着早上剩下的半个馒头,我仰头看着天上那厚厚的云层,叹道:“工作没找到就算了,钱居然也丢了。

唉,现在连睡的地方都没着落了,这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吗?”

但仔细一想,这又能怪谁呢?还不是自己没用么!现在赶紧找个地方避雨才是正事。

跳下长椅,寻思着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地方避雨。

一对情侣并肩走来,看了他们一眼我赶紧让到一边

。那男的不解的看着我,我只好善意的一笑。

“老公,这个人你认识吗?”小夕贴近男友问道。

“不认识。”“那他为什么对你笑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个神经病。”

“啊?那我们走快点。”

无语的摊摊手,无视他们的“悄悄话”。

难道要我告诉他们我是天生的阴阳眼,看到他们身上缠着怨灵吗?

我可不想被人家当成神经病(好像已经……),况且区区几只怨灵不过是做做恶梦生生小病什么的,

又不会危及生命,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过夜。

云层越压越低,莫名的压力使空气有些凝滞,连呼吸都费力起来。

往郊区方向跑去,我知道偏僻的地方总有一些便宜的房子出租,运气好的话,身上剩的零钱应该可以为我换取一夜的温暖。

天,越来越沉,世界仿佛被黑暗吞没了似的,眼睛能捕捉的光芒越来越少,视野也越来越小,我只能模糊的看到周围约半个篮球场大小范围内的东西。

除了偶尔的闪电带来短暂的光明外,这世界再没有一丝光芒,整个的黑了!而那闪电却异常冷寂,没有丝毫声息,在空中悄然撕开一道缝隙,仿佛是一个无声的笑,诡异的笑。

不可置信的是,我居然借着这不时的光亮找到了一家旅馆——一间老旧却依然坚挺的木房,仿佛个常年征战的将士般,在这压抑的世界里挺直了背脊。

木屋中间是个红色的木门,右边有扇窗子。

运气很好,窗子后面是亮着的,但那亮光是如此惹眼,突然,我觉得身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窥探,只觉背脊一凉,猛然回头,“轰!!!”毫无征兆的雷霆吓了我一大跳,直觉告诉我不要在此留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直觉,然而,倾盆而下的大雨拒绝了我离开的请求。

“嗒!嗒!”勉强平复了心情后,我一边敲门一边喊:“老板!投宿!”

“吱——”木门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后,开了。

开门的是个老人,仿佛骨雕般的生硬面庞一阵抖动后:“年轻人,住宿是吗?”

我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尽管看上去瘦骨如柴,仿佛一阵风都吹得倒,但那双紧盯着我的眼睛却闪现出异常活跃的光芒。

“对呀,不知道一晚上多少钱?”我问道。

“呵呵,我这店不贵,一晚上二十三块钱。”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亲切和蔼。

“二十三啊?老板,今天发生了一些意外,现在我身上只剩十六块钱,不知道……”

“先进来再说,”他嘴角扯出一个微笑,打断了我的话,我也没说什么,走进了这个房子,在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好像听到他轻声的说:“反正这里很久没有人住了。”还来不及多想,“吱——嘣!”门关了……

进屋后,我很干脆的将钱递给他,“谢谢您,不然今天晚上我真不知该怎么过了。”

他没有作声,收钱后就从桌子下面拿出盏灯,点燃,接着就领我上楼去了。

跟在他后面,我留意到了楼道左右的痕迹,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痕迹,好像是抓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爪子了。

正四下张望着,“啊……”我突然的惊呼,引起了老人的注意,他回过头,那张令人恐怖的脸在灯火下显得异常可怕,他问道:“怎么了?”我赶紧假装没事,道:“脚滑了。”

“小心点。”他淡淡的说了一句,语气好像没有刚开始的那么,怎么说呢,应该是少了种人气,这让我心下更加紧张了,加上开始在楼道中的那些怨灵,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仿佛是一把冰冷刺刀,向我的心逼近着,四周的黑暗正向我挤来,如若不是老人打着的灯,我想它们会毫不犹豫的扑过来分食我。

紧张的气氛紧缩着,我的心在夹缝里颤动着,终于,“到了年轻人,今晚你就睡这里了。”他推开门,我跟着走了进去,是间很简单的睡房,除了床,就只有一张不大不小的书桌了。

“恩,谢谢,”我走近书桌,虽然有些旧,但却很干净。

老人将灯放到书桌上就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有些慎重的告诉我:“晚上累了就睡了,没事就别到处乱走,厕所就在左边转角,早点休息。”

老人走时,我分明看见了他嘴边那令人心悸的微笑。

空气似乎一下子就冷了许多,窗外仍是阴沉沉的天空,而我眼中,就剩下那盏灯和时明时暗的灯火。

或许是雨声太大,又或许是老人令人疑惑的话,虽然很累,但却无法入睡。

很奇怪,虽然外面依旧电闪,但是,雷声再没有传过来,仿佛这里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一般。

夜,越来越深,我突然睁开了眼睛,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那盏灯也灭了。

就在我假装没事的闭上眼睛准备再度入睡之时,一个声音吵醒了我,“吱——”的一声,好像是门打开的声音,感觉是隔壁传来的。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我的隔壁还有人?

难道之后还有人来投宿吗?显然这个可能不大,那么,如果否定这个假设的话,我这隔壁……

越是猜想,心就越凉,我感觉汗毛都立起来了,身上更是冷汗直冒。然而,更让我心寒的是那“咚!咚!”的脚步声,一步一步,一声一声,仿佛踏着我的心弦,让我愈渐无法呼吸。

声音越来越近,紧张中,我想起一个个奇怪的画面,这使我不由得陷入沉思:从进来开始,最让我奇怪的就是那个红色的木门,那个门应该是刚漆的,因为还有很重的油漆味,这在这里是如此的不和谐,还有楼道中的怨灵,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怨灵呢,一般只有生前有极度冤屈的人才会变成怨灵,另外的就需要某些邪术了。想着,想着,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闪过,但却被一个声音打断,“有人吗!投宿!”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强烈的好奇使我忘了对脚步声的恐惧,起身来到窗户旁,窗外不知何时挂上了一轮明月。

房间的窗户刚好对着门口,我看到了声音的彼岸,是个穿着红色衣服的高大男子,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抬头看向我,我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感觉,他应该是在笑。

目光收回,落在窗前的桌子上,那分明是一张崭新的书桌,哪里还是我房里那张桌子!

而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色影子,她就那样静静的坐在板凳上,我不由大吃一惊,几乎忘了呼吸。

一头长发垂到板凳上,双手按着书桌仿佛在写些什么,我悄悄伸头看去。

但是突然的,身子完全僵住了,而原本就压抑的空气似乎被什么东西钳制,难以呼吸,我只能在心里祈祷着她不突然向我扑过来。

而这时,她停了下来,然后慢慢转过身,看不清长什么样子,只知道她胸前是一片血红,且不停往外渗着,肚子那一块就是一个黑洞,仿佛被什么东西啃食了一样,我的胃里一阵翻涌。

突然,她站了起来,我的心在这一瞬间停止了跳动,她染血的双手缓缓的接近,一张惨白的脸印入眼帘,恐惧像只章鱼般死死缠住我,而我的呼吸愈渐困难,直到无法呼吸而陷入昏迷。

“啊?”眼睛蓦然睁开,窗外的天空仍然是灰色,“那是梦?”我赶紧看了看书桌,还是那张破旧的,被恐惧逼迫的心在这一刻得以解脱。

这才发觉身上凉飕飕的,原来冷汗不知觉已布满全生,“应该是噩梦吧!”我这样想着,但是……

“吱——”的声音突兀的拉长,仿佛是把钩子,勾起我的心弦,我的身体顷刻间紧绷起来。

果不其然,脚步声渐渐响起,每一步,每一声,都在挑逗我的神经,此刻,我好想昏迷过去,但紧绷的神经却异常坚韧,这使得我甚至听到了随着脚步而来的,细微的笑声。

“嗒!”“嗒!”近了,真的近了,我吓得屏住了呼吸。

可是,那声音也停了,仿佛是随着我的呼吸动作一般,我试着悄悄吸一口气,“嗒!”的一声骤然响起,这下我再也不敢喘气了。

全民爱主公最新版

刀剑少女2无限钻石金币版

千年风华内购破解版

凡人飞仙传百度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