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炒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创新工场孵化器项目未来堪忧

发布时间:2020-02-11 07:14:45 阅读: 来源:炒锅厂家

昨天,对李开复创新工场从孵化器转化为“不折不扣”的投资机构的新闻做出了评论。文中认为李开复并不是一个好的投资者,从某种角度而言,他对国内的互联网环境、创业氛围以及行业趋势潮流的判断,远远逊色于起在国内互联网行业中摸爬滚打数十年的雷军、周鸿祎。现在的创新工场现在终于还是走上了第二次转型,他们以后不需要对创业者承担更多的责任,而只要提供资本和意见而已,成为一家更加专注于B轮以后的投资,中国的孵化器神话几近破产。

创新工场可以转型,但是创新工场的孵化项目前景也令人堪忧。

我先做了一张图片来看看目前创新工场孵化中的部分项目情况:

创新工场中的项目几乎都是目前流行的创业类型:手机应用、操作系统、O2O平台、应用商店、社交游戏、HTML5、云计算等等。可是他们目前的状态并不令人乐观,它们几乎都不是当前行业的领军者,而且竞争对手众多,都如狼似虎一般,与对手比起来,缺乏应该有的竞争力。而且也没有现成的商业模式,应该如何发展下去还处在云里雾里,盈利能力堪忧。

点心作为创新工场的第一个项目,也曾意气奋发。点心的研发团队聚集了来自谷歌、摩托罗拉、诺基亚、华为、腾讯和盛大等国际国内知名IT企业的员工。当时点心所从事的领域,手机ROM也被人们寄予厚望。可是随着主流手机厂商都开始订制自己的手机ROM,外加上其重要竞争对手MIUI也被广泛预装在小米手机中,影响力越来越弱。点心在手机OS产业链中处于一个孤立的地位。

于是点心开始转型手机应用的开发,推出了点心桌面、点心省电、点心通讯录、点心盒同步、点心闹钟等一系列手机App产品——这可以理解为点心将其原来在手机操作系统中的功能挨个拆成单个的手机App 并推向市场,以提升其推广速度。此后,点心又斥资收购了有百万用户的Android优化大师,试图生存下去。尽管点心的转型让点心看到了一些希望,但是在这个领域中有太多恐怖的竞争对手。各大互联网巨头都纷纷把在移动互联网中发力,利用自身强大的影响力和海量的用户来推广,360、金山、腾讯、3G门户等都在各个领域中与点心系列展开竞争,并取得了领先地位。点心的转型依旧堪忧。

其它项目,如豌豆荚、应用汇也处于和点心一样的尴尬地位,不过相比点心而言,豌豆荚和应用汇处于市场的领先地位。豌豆荚作为Android手机助手的开拓者已经赢得属于自己的海量用户,也使得不少模仿者出现。应用汇也在Android应用商店领域混得有声有色,备受开发者瞩目。豌豆荚和应用汇本身作为推广渠道,可以将流量转化为收入,但目前国内Android应用商店市场依旧处于一片乱战之中,产品形态雷同,如何创造独特的用户感受和为用户提供差异化服务成为需要考虑的因素。

布丁优惠系列应用在O2O市场崛起后也一直考虑未来发展的问题,优惠券市场门槛低,同质化严重,商家资源有限,也受众市场固定,如何提供差异化服务是布丁在融资后需要考虑的事情。布丁选择的是讲优惠券市场细分,把一个应用能提供的服务拆分为单个功能的应用。但之前,布丁又考虑把应用的散养模式再次聚合起来,改为“凭证式服务”。这无疑是受到了苹果Passbook的启发。

现阶段,布丁的计划是确认用户到店消费,核心手段是把“凭证电子化”。怎么“电子化”呢?布丁目前选择的是超声波手段。几乎所有手机都是支持超声源的,用户这边不需要任何其他硬件,布丁自己定义了这样一套设备,只需要在商家的单面放一个几十块钱的设备,就可以用来做到店确认的凭证了。这是如果要这样做的话,需要动用大量的人力资源去做线下市场的拓展。且最近业界认为如果要在020市场做强,地推模式是有效的一种手段,争取线下的商户资源,毕竟O2O市场最终是在线下被用户使用的。

就目前看来,布丁也处于一种前景不明朗的状态。

除了应用,创新工场也有手机游戏项目,磊友专注于利用HTML5技术开发手机游戏,不过在我试图寻找磊友的数据和报道时,却发现这家公司已经被媒体遗忘许久,而其游戏也没有太大的名气。这里也不多说了。

在互联网领域,点点和知乎是国内相关领域的领头羊,对手只有模仿和追赶的份儿(尽管它们也是模仿国外的产品),不过就像昨天文中评论的那样:创新工场其实并不“创新”,无论是复制Tumblr的点点网,还是偷师Quora的知乎,加上李开复强调的“微创新”,我们会发现创新工场中的不少项目其实在创新上并没有多少价值和含量。虽然在业界备受好评,却缺乏现成的盈利模式,一路地烧钱下去,未来将会怎样呢?

其余的一些项目,如涂鸦社交游戏,美味书签,品味会就不提了,你懂得。

专注于游戏产业云计算的服务的项目“行云”,在推出的时候也备受媒体瞩目,但目前也沉寂了下来。今年5月,与腾讯开放平台展开合作,通过腾讯开放平台接入的应用可以直接接入行云,通过行云快速将应用发布到海外平台上。不过行云的服务却被开发者吐槽,欢乐矩阵CEO苏昌茂则对目标适配所有的平台的行云游戏平台表示担忧。“适配所有平台就意味着游戏需要割舍一些个性化,针对一些平台这些个性化非常重要。比如Facebook的一些病毒性传播接口的实现。而更为重要的是,接入这个平台,开发者就是个纯粹CP了,用户全是他们的。

目前,创新工场唯一有前途的项目便是安全宝,安全宝在前天完成了500万美元的B轮投资。

创新工场项目之所以萎靡不振,前景堪忧,是因为创新工场本身就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并不是项目出现困难后才浮现的,而是在其发展过程中就已经埋下伏笔。

昨天的文章也已经提到:创新工场本来莱想做中国的Y Combinator,但是无奈国内的创业、投资环境和大洋彼岸的美国几乎完全不同,在国内,孵化器模式并不像大家设想得那样美好。李开复作为创新工场最大的招牌,但没有任何成功创业经验的他同时也成为最大的败笔。

其次,创新工场名为“创新”,却几乎没有什么创新的项目,这点已经被业界质疑。知乎和点点是行业的领先者,却抄袭于国外的现成产品,根本不考虑这些新模式在国内到底有多少市场,当市场做大的时候却依旧没有明显的盈利模式。而已经在市场上打拼的项目却只是作为“跟随者”的身份竞争,内容同质化,没有特色,又遭遇强有力竞争对手的围剿,缺乏市场竞争力。

再次,创新工场的入选项目大多都缺乏“务实”的概念,带有明显的理想化特质,缺乏魄力。这些创业者想法很好,可是缺乏成熟的创业计划,多有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意思。的确,创新工场目前的项目都是眼下流行的事物,像移动互联网、云计算,但是这些流行的玩意儿让人很难预测到未来的可行性如何。创新工场一开始都把项目着眼于Android平台,可是Android在目前被证明为虽然有广泛的用户,却难以转化为收入,需要耗钱耗时间,这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拖不起的。像磊友、像Doodle,像行云,在推出的时候都属于热门领域,但没有考虑到现实可能性,现在都转入沉寂。

创新工场的项目普遍缺乏一种“rock my life!”的惊喜感。

第三,创新工场的项目在推广的时候过于“绅士”,缺乏“野蛮性”。创新工场的项目的特点是设计一流,但总处于小众软件的边缘,赢得口碑却被市场冷落。这是创新工场项目理想化特质的又一个表现。过于绅士的表现就是被野蛮人抢占地盘,自己却有理说不清,对手越来越强,而自己越来越弱。太过于注重对极客们的意见,却忽视小白们的需要;太过于重视口碑,却轻视了收入的压力。它们需要的是像周鸿祎、史玉柱、雷军、腾讯式的“野蛮”推广,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用户,更多的流量,才能转化为更多的收入。

第四,创新工场的项目不能抱团式推广。创新工场的项目大多都是各顾各的,却忽视了内部的团结。其中,联系最多的无非是应用汇和豌豆荚,只是因为它们的模式很接近,而其余的项目……在这方面,雷军却比它做的出色。雷军系的公司都上下配合,抱团推广,集体的力量是无穷的。而李开复作为创新工场的大家长,却无法把他的孩子们团结起来。

创新工场自己转身做了投资机构,减轻了自己的压力,可是,可是这些孵化器的项目,未来又如何呢?

注册公司需要多少钱

深圳筹划税务多少钱

筹划税务专业

广州筹划税务收入

深圳工作签证逾期

来华签证费用

中山工商税务网

相关阅读